丑闻

疯子三三

首页 >> 丑闻 >> 丑闻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蓝锦 重生之复仇女王 总裁今天也很霸道 我的暴虐情人 Boss来袭:腹黑宝拍卖妈妈 机灵宝宝:酷总爹地太霸道 悍妻凶猛:捡个总裁回家玩 豪门盛宠:总裁步步逼婚 总裁正夫养成记 撩过火
丑闻 疯子三三 - 丑闻全文阅读 - 丑闻txt下载 - 丑闻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[]

第99章 番外7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一大早白忱翻身就扑了空,旁边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,卧室里静谧无声,只有透明窗纱在微风里簌簌摇曳着。眉峰微蹙,不悦的穿了睡袍起身,每次睡醒看不到钟礼清他的心情都会莫名糟糕一整天。

在衣帽间门口看到钟礼清正一脸愁容的盯着面前的衣服,似乎在犯愁今天该穿什么。

白忱嗅到了一丝古怪的气味,微微挑了挑眉:“今天有活动?”

钟礼清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,嗔怪的瞪他一眼,这才从衣架上拿了一套浅蓝色套装:“这个怎么样?”

白忱静了静,走过去将她揽进怀里,绵软的躯体带着熟悉的气味,他在她唇上偷香一吻,这才仔细看着她微微发红的脸颊:“很漂亮,一看就想把它撕开。”

“……”

钟礼清已经渐渐习惯白忱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,她拿着衣服在身前比划几下,这才开口:“今天安安乐乐入学考试,要见老师,我有点紧张。”

白忱倏地将她转身对上自己,视线陡然凌厉:“我为什么不知道?”

钟礼清咬了咬嘴唇,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反应。

安安乐乐长得快,马上就到了该念小学的年纪,这时候白忱和两个孩子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,这几年的磨合下来,孩子们和他也渐渐亲昵起来。而白忱也一反常态,不像以前那么冷淡苛责,反而越加的宠溺两个孩子。

“你跟着去,安安乐乐会撒娇。”钟礼清看他是真的生气,双眸锐利冷肃,唇角抿得很紧,伸手攀上他的肩头,她个子比他小很多,微微踮起脚尖,“而且你最近很忙,我不想你分心。”

对她的体贴,白忱显然很受用,顺势揽住她的腰,将人用力贴紧自己:“不行,我还是不高兴,哄哄我。”

等折腾完,钟礼清带着安安乐乐准备出门,白忱抱着胳膊倚在门口,钟礼清怎么看都觉得他笑容古怪,不放心的询问:“你待会会去公司吧?”

白忱点了点头:“时间快到了,别迟到。”

钟礼清牵着孩子们上了车,安安狐疑的看了眼窗外的老爸,扭头问道: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让爸和我们一起去,他也是家里的一员!我们上学这么大的事,老爸必须参与。”

钟礼清看着儿子义愤填膺的模样,险些笑出声:“爸爸要去公司啊,要赚钱养家。”

实则是真的不想白忱跟了去,入学考试这种事儿她以前就打听过了,孩子们要去的学校是私立学校,但是教学质量非常好,而且入学这关就很严苛,校长也不会因为谁背景殷实就开特例。

钟礼清是真怕两个孩子通过不了,以白忱现在对孩子们的宠溺程度,一定会动手脚干预。

安安将信将疑,最后还是替老爸不平:“妈妈都把爸爸当赚钱工具了,爸爸好可怜。”

乐乐嘴里咬着棒棒糖,鼓着腮附和:“小美那么好,长得还漂亮,妈妈你要小心爸爸抛弃你。”

钟礼清无语的看着两个孩子,这才几年啊,白忱就把他们收买得这么淋漓尽致了!

一路被孩子们数落着到了学校,在门口登记时两个小家伙还在抱怨:“妈妈你看,别的同学都是爸爸妈妈一起来的。”

钟礼清抽空看了一眼,敷衍道:“那以后上学了,让爸爸送你们。”

安安乐乐撅起小嘴,不情愿的跟着钟礼清往里走,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两个小家伙激动的回过头,果然看到白忱一身笔挺西服,安静的站在车边。

钟礼清傻眼了,他什么时候跟上来的?

安安乐乐完全不顾老妈阴沉的颜色,飞快的奔去老爸怀里:“爸爸。”

白忱嘴角勾着笑,伸手爱抚两个孩子的小脑袋:“爸爸来给你们打气,要加油。”

钟礼清绷着个脸,等白忱牵着孩子的小手走过来,这才没好气的追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那她上午的“牺牲”不是白费了!要知道她到现在腰还很酸,双腿腿根还在胀痛!这男人现在真是越来越狡猾了。

白忱嘴角蕴着笑,伸手将她带进怀里:“两个小捣蛋太顽皮,我心疼你。你是咱们家的顶梁柱,累垮了可怎么办?”

钟礼清目瞪口呆的看着白忱,合着这男人已经学会她那套,开始给她带高帽了?

钟礼清都来不及反驳,白忱直接搭着她的肩膀往里走:“考试该迟到了。”

这次的入学考试有二十个孩子一起参加,钟礼清他们一行家长被安排在休息室。钟礼清格外紧张,不时抬手看腕表。

白忱温柔的握了握她的手指:“别担心,安安乐乐很聪明。”

她欲言又止的看了眼白忱,最后什么都没说,她听许多家长说过,这个学校的测试题目和其他学校不太一样,匠心独运,这其实和孩子聪明与否还真没什么关系。

结果出来,果然如钟礼清预期的一样,安安乐乐谁也没考上。

钟礼清撑着额头,有些头疼的陷进真皮沙发里,白忱在边上蹙眉看着那份试题:“这都什么题目,孩子们回答的很好啊。”

钟礼清郁卒的掀起眼帘:“很好?你看看他们回答的,没有一个弄清楚题目的意思。”

白忱把卷子往玻璃几面上一放,伸手替她揉着太阳穴:“你很希望他们上这个学校?”

钟礼清微微叹了口气:“其实我也不迷信名校什么的,只是觉得如果能考上就最好,现在……也没关系。”

安安乐乐瞪着眼,坐在沙发对面一言不发,过了会乐乐才开口:“妈妈,是不是我们没考上,就说明我们不够聪明?”

钟礼清一愣,安安也垮着小肩膀意志消沉:“一定是这样的,很多叔叔阿姨说,在里面上学的孩子都是最棒的孩子,安安也想变成最聪明、最棒的人。”

钟礼清忽然意识到,自己带孩子们去参加入学考试好像是场错误,在无意间打击到了孩子幼小的心灵和自尊心。

白忱看着两个孩子气馁低沉的模样,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他将两个孩子抱进怀里,下巴轻轻摩挲着他们柔软的发顶:“怎么会,安安乐乐是最聪明的孩子,懂事又听话。”

安安和乐乐还是一脸颓散,撇着小嘴不说话,显然被这次的入学考试打击到了自信心。

钟礼清思忖再三,决定把孩子们送进附近的完小就读,还是按部就班的好,这样两个的成长会比较自然舒心一些。

她这边正在联系,忽然接到了那所私立学校主任的电话,对方态度非常好,一直强调自己是批错了卷子,安安乐乐其实分数已经达到了学校的录取线。

钟礼清惶惑的听着,主任她之前见过的,是个不苟言笑的中年女人,语气也异常生硬冷淡,现在这是怎么了?

钟礼清开心之余,心里还是有些疑惑,不知不觉就想到了白忱,想起白忱以前的种种,不自觉的就联想到了他身上。

晚上白忱回家,心情好像也很好的样子,钟礼清看他这副样子就越加的狐疑,索性先试探道:“今天学校打电话来,说安安乐乐考上了。”

白忱正在脱外套,表情淡淡的,几乎没什么意外的样子:“是吗?”

安安乐乐蹦蹦跳跳的来到他面前,邀功似得仰着小脸:“原来是老师笨笨批错了卷子,安安乐乐是聪明的孩子,才没有落选呢。”

白忱满脸笑意,英俊的面容漂亮的舒展着,他俯身在两个孩子额头各落下一吻:“宝贝真棒!”

安安乐乐笑得很开心,还兴奋的抱着小书包跑回了房间:“明天要去上学啦。”

白忱脱了外套搭在臂弯,穿着白衬衫的面容沉静清俊,钟礼清看着他一步步走近自己,这才低声问道:“白忱,你以前说过的,现在还在遵守吗?”

白忱以前说为了她和孩子,要放弃那些不干净的背景,可是现在她和孩子都全身心的接纳了他,白忱这么野心勃勃的男人,真的会一如既往的遵守吗?

白忱低沉的步伐微微顿住,脸上没有过多表情,他沉默几秒,这才在她身旁沉沉坐下:“安安乐乐的事,我的确动了些手脚。”

钟礼清低下头没再说话,果然和她预期的差不多,这个学校有过先例,不是花钱就能解决的,那么白忱所谓的动手脚,想必是另一种方式。

白忱双臂撑着膝盖,良久才低声道:“我的孩子,谁也没资格让他们难受。”

钟礼清复杂的看了白忱一眼,这几年白忱的确是变了不少,可是在有些事情上,他的想法还是让人难以接受。

钟礼清试图和他沟通:“白忱,不一样的,学校的测试是针对他们的教学方式,如果安安乐乐没通过,说明他们不适合这个学校的教育方法,我们可以换一个的。你这样,以后孩子们会养成依赖性,并且会越来越霸——”

白忱倏地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眼底有些暗沉汹涌骇人:“钟礼清,在你眼里,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孩子们因为这件事打击很大,或者会难受很久,我只要稍稍用点手段就能让他们开心起来,我为什么不做?”

钟礼清抿住唇不再说话,剩下的话都尽数咽了回去。

白忱说完就头也不回的上了楼,这是两人为数不多的一次争吵,而且还是为了孩子。

以前他们俩极少会起争执,白忱宠着她,什么都迁就她,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是以她为主导。

白忱一直在书房呆着,气氛实在不寻常,连孩子们看出了爸爸妈妈在冷战,两个小家伙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一直闷在餐桌前吃饭。

钟礼清没什么胃口,吃了几口就回房了。

安安乐乐苦恼的看着吴嫂,吴嫂也爱莫能助,还是安安眼珠一转,脑子里马上生出了鬼主意。

乐乐把吴嫂准备好的饭端进书房,白忱看了眼,发现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,乐乐踮着脚尖趴在桌边:“爸爸,妈妈很关心你呢,看这都是她单独给你做的。”

白忱眉心动了动,并不言语,乐乐拿了筷子递过去:“妈妈炒菜的时候还切到了手呢。”

白忱看她一眼,并不揭穿她:“你妈妈什么时候变这么笨了?”

“……”乐乐吐了吐舌头,把托盘又推过去一些,“爸爸快吃,这是妈妈的爱心。”

白忱吃了一口菜,一下就尝出了是吴嫂的手艺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更烦躁了。钟礼清哪里会关心他,他不吃饭,她不是照样一点反应都没有?

乐乐看老爸的脸色更难看了,忧心忡忡的退出了书房。

安安和吴嫂等在走廊上,看她那样就知道事情办砸了,安安嫌弃的推了推她的脑袋:“笨蛋,看我的。”

安安直接推开卧室门去找钟礼清,钟礼清正依靠在贵妃椅上看书,看到他进来时疑惑的放下书本:“怎么了?”

安安从身后神奇的变出一朵百合,笑眯眯的递到钟礼清面前:“妈妈,这是爸爸让我给你的,他知道错了,你别生气。”

钟礼清看着他递过来的花,嘴角僵硬的扯了扯,这花是她上午买回来的,白忱哪里懂得浪漫,会做出这种送花的举动?

看着孩子天真讨好的笑脸,钟礼清伸手接了过来:“谢谢宝贝。”

“要谢谢老爸。”安安一本正经说着,“妈妈,爸爸好辛苦,要上班赚钱,还要哄妈妈开心,妈妈就偶尔大方一次,对爸爸温柔一点。”

钟礼清惊讶的看着安安,安安悄悄瞥了眼她的反应,大着胆子道:“爸爸以前那么可怜,妈妈要对他更好才对啊。”

安安走了之后,钟礼清想了许久,白忱不是个小心眼的男人,或许自己这些年的态度,或多或少都刺伤了他。

她起身披了件外套,悄悄去了书房,在门口透过未合紧的门板,看到他坐在皮椅里抽烟,目光淡淡盯着书桌上的电脑桌面,眼神茫然若失。

钟礼清紧了紧手指走进去,白忱看到是她,眼神微微闪烁。

她走过去,伸手拿了他指间的烟蒂掐灭,余光瞥见他桌面上的页面——好爸爸养成计划。

钟礼清心里又酸又胀,坐在他腿间用力环住他结实的腰际:“不饿吗?你的胃才刚刚好一点。”

白忱低头看着她,眼神微微有些挣扎:“……对不起。”他是男人,怎么都该大度一些,而且这是自己的老婆,到底是在闹什么别扭?

钟礼清看他这样,摇着头,脸颊贴在他坚硬结实的胸膛上。

这些年几乎都是他在忍让,对不起也总是他在说,不管对与不对,他都无条件纵容她,她心里说不出的心疼:“是我不好,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,连他们的入学考试都没提前告诉你。”

这种事在她看来极小,可是或许白忱会接受不了,他自小就没怎么感受过亲情,现在对亲情和家庭的重视渴望肯定不一般。

白忱枕着她的发顶,低沉磁性的男音轻轻响起:“我小时候,被欺负或者遇到不公平的事情,也想有爸爸替我出头。”

钟礼清心里更加难受,紧了紧双臂:“是我不好,说着爱你,可是总是做得不够好。我一味想要你迁就我,却忘了体谅你。”

白忱童年的阴影,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遗忘的,还有他的秉性,也不是一刻就能改变,她该多点耐性,对他多一些关怀的。

白忱嘴角弯了弯,指尖温柔的摩挲着她的鼻尖:“没关系,你做了什么我都会原谅。”

钟礼清抬起头,目光和他相遇。

这个男人不够完美,他们的爱情开始也并不光彩,可是独独只有他给了自己不一样的幸福和心动,这一路走的艰辛,可是为了他,她甘之如饴。

他低头开始吻她,安安乐乐趴在门口张望,捂着小嘴笑个不停,吴嫂伸手就把房门带上来:“少儿不宜,不许偷看。”

安安乐乐跺了跺脚,抗议道:“爸爸妈妈和好都是我们的功劳!”

吴嫂笑着,转身下了楼,只剩安安乐乐站在门口抓狂。

喜欢丑闻请大家收藏:(m.61zd.com)丑闻61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超级都市法眼 诡异降临到我身边 成神 综漫:王之神座 影帝的诸天轮回 爱之神 全职渔夫 诛仙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您呼叫的舰娘不在服务区 名侦探之不死族的围观日常 论抽卡,我从来没输过 绝世唐门之天狐降世 幻想世界穿越法则 雷剑神帝 御天 家有腹黑老公:甜蜜追妻101次 算死命 毒宠狂妃:神医九小姐
经典收藏 重生之林家娇妻 [娱乐圈]离婚协议 重生之西皮逆袭 信息素变异 玉雕师 你比月色动人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 穿成八零大佬掌中宝 女配一心学习[快穿] 盲婚 我一直跟着你 营业悖论[娱乐圈]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朽木充栋梁 盛世春光 玻璃糖 我的心上人 枕边敌人 男神投喂指南 恩有重报(重生)
最近更新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世界第一甜:老公,超宠哒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此情未完待续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无敌大百科[快穿]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天价老公霸道宠 万花筒 军少凶猛:盛宠纯情小娇妻 影帝偏要住我家 盛爷的小娇包又在兴风作浪了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穿书后我成了小拖油瓶 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 爹地有病妈咪有药 谎言之诚 小四,向着渣男进攻
丑闻 疯子三三 - 丑闻txt下载 - 丑闻最新章节 - 丑闻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